• <tr id='e8Hglw'><strong id='e8Hglw'></strong><small id='e8Hglw'></small><button id='e8Hglw'></button><li id='e8Hglw'><noscript id='e8Hglw'><big id='e8Hglw'></big><dt id='e8Hglw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8Hglw'><option id='e8Hglw'><table id='e8Hglw'><blockquote id='e8Hglw'><tbody id='e8Hglw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e8Hglw'></u><kbd id='e8Hglw'><kbd id='e8Hglw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e8Hglw'><strong id='e8Hglw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8Hglw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e8Hglw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e8Hglw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e8Hglw'><em id='e8Hglw'></em><td id='e8Hglw'><div id='e8Hglw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8Hglw'><big id='e8Hglw'><big id='e8Hglw'></big><legend id='e8Hgl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e8Hglw'><div id='e8Hglw'><ins id='e8Hglw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e8Hglw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e8Hglw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e8Hglw'><q id='e8Hglw'><noscript id='e8Hglw'></noscript><dt id='e8Hglw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e8Hglw'><i id='e8Hglw'></i>

                知味不易

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5-07-16 作者:許諾 來源:山東畫報№出版社
                山東出版集團有限公司內容圖片展示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在我看來,能寫飲食文章的人大多是性情中人。寫文嗤章是高雅的事情,而飲食又是那麽的日常、平淡,能將老百姓每天都在做的,最接地氣的事情,寫出味道,寫出感悟,不是易事。同樣是吃,有些』人只為果腹,無所謂味道好壞;有些人卻將其視為人生一大樂事,不僅要吃,還要吃好,遍★尋隱藏於大街小巷的美食,樂此不疲;還有些人,不僅愛美心中滿是暴怒食,還能將所愛付諸筆端,化為文字,與人分享。高手中的高手應該是文■章與烹飪皆好吧,古有大文豪蘇∮東坡,亦能做出流傳至今,為人稱道的東坡肉。梁實秋、汪曾祺等都是寫飲食文章的高手,一來文右護法心中暗嘆字大好,二則吃過美食無數,下筆處♂處帶出談資。而《不知味集》的作者胡竹峰也是此中好手。他的文字不浮誇,不矯情,字字實在▅親切,沒有華麗的辭藻▂,卻透著真誠與用心,仿佛鄰家大哥做的一盤清炒芥藍,幹凈爽脆,又色香味俱全。
                  《不知味集》是本精致的小書,就像他的文字一樣,簡單樸實而不失這種冒險韻味,配以車前子清新淡雅的小畫,相得益彰。作者在書中將食物@ 分門別類,有酸』甜苦辣鹹,有絲瓜、白菜、葫蘆、辣椒,有羊肉泡饃、醋椒魚片,也有核桃、瓜子、西瓜、櫻桃。通過♀一種味道,記錄作者的心情、感悟、記憶、鄉愁和故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不管多麽平凡普通的食物,都是從歷︻史長河之中延續下來的,餵養著一代一代的人們繁衍生第二道屏障名為三十三重天息。每一種味道、每一種蔬果都有它存在的意義。酸是調皮伶俐的童子,甜是豐√腴滋潤的佳麗,苦是死心塌◤地的仆人,鹹是獨望春風的少婦,辣是意態瀟灑的大漢。辣味↓之動人,在激;酸味之動人,在誘;苦味之▲動人,在回;甜味之動人,在和;鹹味之動人,在斂。辣味的激,激得兇,一進口像刺入舌頭,勇猛如嶽飛“槍挑小梁王”。酸味入嘴也像刺入舌頭,但▓到底刺得慢,仿佛美◇人舞劍。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的青帝便有了個萬古長青飲食文化博大精深,幾千年的傳承發展,留↘下的不僅僅是食譜,還有故事。記憶中僅僅吃過一次紅燒笑瞇瞇羊肉,少年時候在老家。奇怪的是,宰羊前,先給它餵了一碗冰〓糖紅棗。後來在車前子文章中見過類似描寫,說Ψ 某燒羊肉的大師傅,祖上也燒羊肉,有一次宰羊,那羊流淚,他的祖上也就不忍下手,又養了幾天,當然,最後還是被宰了,因為這羊偷吃了大師傅祖上給他老母親燉的冰糖紅棗,這是冬令補品。不料,偷吃補品的羊∩,其肉竟史無前例的豐美。從此,殺果然沒錯羊之前先給餵了一碗冰糖紅棗。情節可能是小說筆法,技法已行之民間。汪曾祺文章說:“蒙古人說他們那裏的羊肉不膻,是因為羊◆吃野蔥,自己把味解了。”我看未必,主要還是習慣。前些時一內蒙朋友告訴我,秋天的羊肉最好,因為秋天∑羊可以吃到沙蔥,還能喝到霜凍過的冰泉水,這兩樣可是誰要誰死吧以去除羊膻氣。說得煞有介事,不由人不信。
                  味道是一種習慣野蠻攻擊之下被轟然撕碎,人們對故鄉的愛,更多的也是愛家鄉的味道,是從出生每一餐養成的根深蒂固位置了的習慣。故鄉的食物,是其他地方再多的美味都無法取代的,它融入我們的味蕾和血液,這飲食習慣是一生都無法改變的。書中匯集的,是一個人對食物的“憶”和“想”,人與人之更是讓青衣閣主等人感到不可置信間的記憶是相通相連的,舌尖上的故鄉之味也能映照出其他地方的飲食特色,就讓我們跟隨作者一起完成這趟美食之旅吧。